联合创始人出走 我在香港乱葬岗,垒起一座神像山

首页 旅游 联合创始人出走 我在香港乱葬岗,垒起一座神像山

联合创始人出走 我在香港乱葬岗,垒起一座神像山

时间:2019-09-24 08:10 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匿名 阅读:831次

“诶!这是他们说的啊。”老乌伸手一挡,“我可不知道什么赌本儿哈。”

原以为会在新的工作岗位上获得新生的福叔有些郁闷:自己的小学同学已是每月赚到2000欧的大厨了,接下来他就能通过申请顺利获得西班牙居留。这是福叔一直以来的目标——可这么好的机会,老杨却不以为然,他想挣足钱就回国,“办一张居留证那么贵,意义不大”。

不过,他是真没想加入代考中介,因为就算去替考,不仅自己要负担全部风险,还要被中介抽四到五成的水,性价比上“颇有些不值”而已。“我那时候想,如果我自己找客户的话,一场考试我能净挣三五万。学生花费也没多少,只要小做个五六场,读研究生几年的钱就全有了。”明骏后来这么对我说。

想象一下,女性在走动时,裙摆飘荡,修长的玉腿时隐时现,必定性感又撩人。

“我没要钱,”明骏思索了片刻,觉得既然被看出来,倒不妨坦诚一点,“我就是帮我朋友忙,你们做这个一次收多少钱?”

福叔在太平村当电工的十多年,也是整个村庄经常停电的时期。夏天的夜晚,电一停,村里一下子变得宁静起来,燥热酝酿着气愤,人们搬着马扎到大街上乘凉,顺便一同埋怨起电工福叔。

不过,这些月份牌难说是“写实”,更多的是表达一种对美好生活的向往。

“在西班牙,我们北方人应该感谢南方人,尤其是青田人,他们来得早,我们来这里,其实是为青田人打工,从中国过去的务工人员,90%的工作都是青田人提供的。”

“够了,这几年攒了一些。我前几天算了一下,在城郊付个150平左右的首付应该没问题,而且还能有几十万的结余。”

“你就是给我100万,我也不会答应,你走吧!”姜雪转身就走。

明骏拿起酒杯抿了一口,过了片刻才说:“还是因为一些比较特殊的机缘……做过一些……做过一些代人考试的工作,攒了点钱。”

当天下午,有人在乌塞拉区的附近的公园里发现了一具亚洲人的尸体:右手拿着一把水果刀,左手腕上有一道很深很长的刀口。离公园不到几百米的地方就是一家医院。人送到医院时,早已没有了生命体征。

老杨的两个哥哥凑足了前往西班牙的费用,让老杨的弟弟和儿子前往西班牙,把死去的老杨带回来,在花掉了上万欧元以后,老杨在异国他乡被烧成了灰,踏上了回家的旅程。

据记载,在1922年,吸烟是“大家妇女争试焉,咸以此为时髦。”

“老师,我想撮合爸爸和许芳阿姨,您支持我不?”姜雪在微信里问我。

“我尽量帮你考高,但说实话,我其实也没考过gre。万一结果不满意可别骂我啊。”明骏提醒说。

稍顷,李中红对姜雪说:“有个秘密,在妈妈心中埋藏了25年,本想带进坟墓,但是,妈妈想通了……”

上万座形态各异的神像,从地面密密麻麻地堆到了半山坡,给人以泰山压顶般的注视。

老袁跟老郑当时点头如捣蒜,满口答应。但过了几天,两个老小子又按捺不住,躲着老乌,偷偷摸摸继续赌烟。

更让姜雪接受不了的是,宋丽娟患了白血病,爸爸竟要让姜雪为她捐献骨髓,而这时,姜雪的妈妈李中红也患了癌症,正在省城一家医院住院。

这群朝九晚五的打工仔离开后,值班归来的司机和工人再继续补上。

“绝对保密!”老袁“了然”地捣头,一副宣誓表态模样,老乌这才打开手掌。老袁双手悄悄地接过烟,拐了老郑一下,两人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走开了。

每座神像都要一一检查,有碎片裂缝的还需挑拣出来,能修就修,修不成的就“葬”在海里。

姜雪高一时做过我的课代表,这么多年来一直没断联系。我和姜雪的爸爸姜戎也打过交道。

只是一直有个事儿我没搞明白:这两个老烟枪的“手段”如此厉害,赌局几乎是稳赚不赔,为啥他们还要去老乌那里“要赌本”?他俩每次赢的大把烟,到底去了哪儿?

不干活的时候,黄伯都在默默地看着这片海,或者抬头仰望着满天神像。

老郑的儿子蹲在椅子旁,泪如雨下:“豆豆早就没了,你别说了。”

这种有点过了时“江湖规矩”,也成了福叔后来在西班牙扎根落脚的法宝。

这康复大院,老乌守了十来年,草木枯荣,人来人往,他见过的太多。他对大院里病人抽烟一直视若无睹,听而不闻。这也是大院里工作人员共同的“默契”,毕竟管也管不住,硬管还容易出麻烦。

老袁,60来岁,个矮,五大三粗,头发如钢针一样乱糟糟扎在头顶,病号服总不爱系扣子,挺着满是褶的大肚皮,走路还喜欢略微勾住身子,背着手慢悠悠往前晃,一副大佬做派。他左手小臂上,有一个文身,十字状,看不清是个什么图案。

“嗯?”老袁鼓起“话事人”的威仪,“郑老屁,你再跟我摆谱试试,老子跟你散摊子信不?各干各的!”

说到这里,老乌摆了摆手,拒绝我递过去的烟,说:“我也不是想占便宜。这事毕竟不合规矩,全放在我这里,总比放在他们那里被人发现的好。老袁都对老郑这么够意思了,我不能不讲义气吧。”

“郑老屁现在病情反反复复,有时候清醒,有时候疯癫。清醒的时候,天天跟着护士医生屁股后头转悠,腆着老脸跟人借电话,想求儿子‘回心转意’。疯癫的时候,扒在病房的铁门上使劲晃,嘴里喊:‘豆豆还小啊,我要回去带孙子,拦着我干嘛!’”

--- 阿联酋航空主站

声明:本站登载此文出于互联网,并不意味着本站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
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,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、文字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文章部分转载,仅供学习和研究使用。如有侵犯你的版权,请联系我们,本站将立即改正。